推薦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客服電話:400-7890626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政法論文

論資本邏輯視閾下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

時間:2019年06月14日 所屬分類:政法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是在資本驅動的現代化建設實踐中孕育產生的,資本邏輯是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一個催生劑。契合和沖突是資本邏輯與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現實關系的真實寫照,資本邏輯作為社會發展的一種規律,其作用的發揮有利于夯實當代中國主

  [摘要]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是在資本驅動的現代化建設實踐中孕育產生的,資本邏輯是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一個催生劑。契合和沖突是資本邏輯與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現實關系的真實寫照,資本邏輯作為社會發展的一種規律,其作用的發揮有利于夯實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物質基礎;對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可以有效地抑制“資本擴張悖論”。資本的逐利性、剝削性、腐蝕性誘發了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困境,為此合理駕馭資本邏輯是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走出認同困境的必然選擇。資本邏輯視閾下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走出認同困境,要通過引導和限制資本的逐利性,夯實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物質基礎;通過規范和完善社會主義的獎懲制度,營造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良好氛圍;通過健全和完善社會主義的分配制度,強化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情感基礎;通過健全和完善社會主義的法律制度,打牢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制度基礎。

  [關鍵詞]資本邏輯;主流價值觀;認同

理論建設

  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價值觀,是終極價值目標(人的自由全面發展)、核心價值觀(黨的十八大概括的24個字)、基本價值觀(經濟價值觀、政治價值觀、文化價值觀等)的有機統一體。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思想根基,人民群眾對其是否認同以及認同的程度將直接關系到社會主義事業的未來。資本邏輯驅動的現代化建設是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生成的實踐場域,資本的“自我擴張”悖論引發了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困境。

  分析資本邏輯與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雙重關系,探討如何通過合理駕馭資本邏輯來破解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困境,無疑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資本邏輯: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一個催生劑

  資本與價值觀看似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事物,其實兩者有著密切的聯系。在現代語境中,資本是一種社會存在物,“是一定的、社會的、屬于一定歷史社會形態的生產關系,后者體現在一個物上,并賦予這個物以獨特的社會性質”[1]922,資本所承載的社會關系必然會映射到社會的價值觀領域。每一科學價值觀都是在特定的實踐場域中形成和產生的,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是我國在運用和利用資本的現代化建設過程中逐漸形成的;資本邏輯的雙重性使其出場成為一種必然。

  (一)資本邏輯驅動的現代化建設是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生成的實踐基礎

  何謂現代化?眾說紛紜,未有統一答案。但對于如何走向現代化,人們卻有著一條基本共識,那就是走向現代化必須要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強大功能。現代化雖然不能等同于市場化,但實現現代化不能沒有市場化,市場經濟是以資本邏輯作為內在的運行機制,尊重和利用資本邏輯是當今世界各國走向現代化的必然選擇。“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成就已經證明資本邏輯是中國實現現代化的必要途徑。”[2]中國的現代化道路與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有著明顯的差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建立和完善,使資本邏輯能夠在社會主義制度的框架范圍內運行,既發揮了資本邏輯在解放和發展生產力方面的突出作用,同時又合理地規避了資本邏輯所產生的諸多負面影響。“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從本質上來講是資本運動的邏輯。”[3]以市場化改革為主攻方向的中國現代化建設,就是利用和使用資本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實踐過程。

  資本邏輯驅動的現代化建設意味著資本邏輯只是一種核心的推動力,而并非是一切社會關系的根本邏輯。資本邏輯驅動即資本逐利本性驅動,它不僅引發了我國經濟關系的深刻變革,同時也引起了人們思想觀念及其他社會關系的變化。

  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就是在資本邏輯驅動的現代化建設實踐中孕育產生的,它既是對這種實踐活動的生動反映,同時又為這種實踐活動的有效進行提供了價值規導。當代中國的現代化建設是在合理利用和掌控資本邏輯的基礎上進行的一場解放生產力和發展生產力的偉大革命;這一偉大實踐活動必然會產生與之相適應的價值觀,作為實踐活動產物的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產生于我國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歷史進程中,它深刻地反映和詮釋了什么是資本邏輯驅動的現代化建設。

  當代中國的現代化建設既注重效率,也注重公平;既注重發展效率,又注重發展效益;既注重數量和規模的增長,又注重質量的提高,等等。這種現代化模式既發揮了資本在推動社會發展過程中的強大作用,同時又有力地限制了資本邏輯負面性作用的發揮。

  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既反映了社會主義的本質屬性,又體現了以資本邏輯為內在機制的市場經濟的要求;新時期我國所倡導的公平、正義、平等、自由等價值觀,既給資本的逐利性留有一定的空間,同時又將其限定在合理的范圍內。自由、平等價值理念意味著各類資本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規則范圍內獲取利潤,進而實現一定程度的增殖;但資本的逐利性又要符合社會主義社會的基本屬性,如公平正義等基本價值理念。

  (二)遏制資本邏輯的“越界”是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出場的現實需要

  在現代社會里,資本隨處可見、無處不見,從看得見的商品資本、工業資本再到看不見的虛擬資本,資本的數次變臉都不能改變其追求利潤最大化的本性。馬克思對資本邏輯的辯證批判在今天依然正確,資本追求利潤最大化的邏輯對于推進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等建設的積極作用依然值得肯定,但其負面作用卻不能小覷。資本邏輯對于經濟社會發展的雙重性作用,使其運行必須要受到一定的規制,只要如此才能規避資本邏輯帶來的負面性作用。運用資本邏輯并不意味著任其擺布、對其放任自流,讓資本邏輯在有效的范圍內和秩序內運行,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能否健康發展的關鍵性因素。

  從現代化理論來看,拒絕資本邏輯,就意味著拒絕現代化。如果繞開資本邏輯來談論現代化,那將沒有任何意義。重視馬克思資本批判理論是中國現代化的顯著特色,以資本邏輯為運行機制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有效地助推了中國的現代化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為資本邏輯運行設定了基本的制度框架和有限的范圍,但并沒有完全遏制資本邏輯的“越界”。

  資本追求利潤最大化的市場法則一旦侵入人們的思想觀念中,就會產生趨利性的文化取向。改革開放以來,伴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我國的價值觀領域發生了巨大變化,呈現從一元價值觀到多元價值觀并存的局面,趨利性的價值觀不斷沖擊著主流價值觀的地位,同時也助長了資本邏輯的“越界”。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是在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中產生的,它從價值理想、價值規范、價值道德等方面給資本邏輯運行設定了邊界和秩序,有力地遏制了資本邏輯的“越界”。“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出場對于駕馭資本邏輯、辨析和抵制西方外來資本附魅的文化價值觀具有重要意義。”[4]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產生于資本邏輯驅動的現代化實踐,同時又對這種實踐活動提供了價值指導,為人們正確運用資本邏輯指明了方向。借鑒和反思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社會發展道路,是中國現代化道路開啟的邏輯起點。能否合理地消除資本不斷為自身創造的否定性因素,關系到社會主義事業的興與衰。社會主義制度(包括基本的經濟制度、政治制度、文化制度及具體制度)為駕馭資本邏輯提供了制度保障,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則為其提供了思想文化保障。

  二、契合與沖突:資本邏輯與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雙重關系

  (一)資本邏輯與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并行不悖

  1.資本邏輯作為社會發展的一種規律,其作用的發揮有利于夯實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物質基礎。“資本邏輯乃是作為物化的生產關系的資本自身運動的矛盾規律。”[5]資本邏輯雖然不是我國社會發展的總體規律,但依然是支撐我國社會主義經濟體制運行的重要規律。資本追求利潤最大化的本性必然要通過其擴張和積累來實現,資本巨大的擴張動力不斷地推動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與之而來的就是社會物質財富的日益增長。人們是否自愿認可和接受某種價值觀,往往是從自身的利益需求來考量的。

  認同主體利益需求的實現程度是制約價值觀認同實效性的關鍵點,人民群眾對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是建立在社會主義生產力發展的基礎上,厚實的社會物質財富更能契合認同主體的利益需要。人民群眾在多元價值中之所以選擇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就是基于共同的利益需求;“人的自由全面發展”、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等價值理念體現著全社會的共同利益,自然而然地獲得人們的普遍認同,而相對豐厚的物質基礎更能增強人民群眾對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可度和接受程度。

  2.對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可以有效地抑制“資本擴張悖論”。認同一種價值觀就意味著認可和遵循一套社會價值規范、價值標準,并將其付諸于自己的實踐活動中。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作為一個多層次的價值觀集合體,它涵蓋了國家、社會、個人三個層面,輻射于經濟、政治、文化、生態等各領域,為人們正確處理個體利益與集體利益、眼前利益與長遠利益、局部利益與整體利益等關系提供了科學指導。資本在永不停頓的運動中實現自身擴張和積累的同時,產生了自我否定的因素,這種自我否定因素又會阻礙資本自身的擴張,即“資本擴張悖論”。

  “資本擴張悖論”之所以產生,其根源在于資本追求利潤最大化的過程中忽視了社會整體利益、長遠利益等,進而導致供求失衡、區域間和產業間發展失調、生態危機等局面出現,其最終必然導致經濟危機的出現。抑制和消除“資本擴張悖論”不外乎兩種途徑:一是通過制度、法律、法規等來修正資本邏輯;二是通過思想文化價值觀對資本運動進行引導和規導。

  相比較而言,價值觀對資本邏輯的修正是一種隱蔽的形式,它主要通過對資本所有者及使用者的行為進行指導,進而來影響資本的投資方向、數量等。無論資本作為何種形式,它只有在循環運動中才能實現增殖的目的,而這一過程中不能沒有人的參與;資本的所有者、使用者一旦認同了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就能很好地處理單個資本與社會資本、個人利益與社會利益等關系,進而有效地防止資本產生自我否定因素。

  (二)資本邏輯誘發了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困境一種價值觀之所以稱為主流價值觀,就在于它能夠得到社會大多數成員的認同。主流價值觀認同一旦陷入困境,就會引發社會價值觀領域的諸多混亂,價值錯位、價值迷茫、價值虛無等現象就會司空見慣,社會的思想根基就會開始動搖。價值觀認同作為一種社會認同,它體現了個體與外部世界的互動關系;個體是否選擇一種價值觀作為認同對象,不僅僅取決于價值觀本身的科學性,還取決于個體的主觀認識。

  當然,如果一種價值觀與認同主體利益需求高度契合,那么,這種價值觀更能贏得認同主體的認可與接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由中國共產黨提出和倡導,其以科學性、包容性、開放性等品質贏得了人們的廣泛擁護和支持,但仍未擺脫目前的認同困境,主要表現為社會價值觀領域的諸多“噪音”“雜音”甚囂塵上,并爭奪價值觀領域的話語權和領導權。造成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陷入困境的原因很多,而資本邏輯誘發了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困境,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資本的逐利性淡化了人們對價值理想的信仰。“資本只有一種生活本能,這就是增殖自身,創造剩余價值,用自己的不變部分即生產資料吮吸盡可能多的剩余勞動。”[6]269資本追求增殖和利潤最大化的邏輯不僅僅局限于市場,它還會僭越政治、文化思想等領域,資本的逐利性必然誘發人們越來越功利化。一切遠大、崇高的價值理想在功利者面前都會被“物質化”“庸俗化”,“實現人的自由全面發展”是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最終價值旨歸,而這一遠大價值理想只有在共產主義社會才能完全實現。

  在功利者看來,理想信念只有為自己帶來切實的、看得見的經濟利益時,據而認為對其信仰才有意義;否則就認為理想信念是一種擺設、可有可無。價值理想是價值觀的靈魂和核心,認同一種價值觀首先要認可和接受其價值理想,對價值理想信仰的淡化則意味著對價值觀認同程度的降低。如果對理想信念進行功利化理解,其后果就是喪失精神動力和精神支撐。

  2.資本的剝削性沖擊著社會主義的公平正義價值觀。“資本沒有雇傭勞動就不再成為資本。”[7]237只要有雇傭勞動的存在,必然會產生剝削現象。我國是公有制占主體地位的社會主義國家,剝削雖然不是普遍現象,但依然存在。資本之所以能夠不斷增殖,就在于它通過剝削手段獲取更多的剩余價值。正如馬克思恩格斯所言:“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8]266

  資本的剝削性必然造成社會收入分配不公,進而引起社會貧富差距的進一步拉大,對經濟資源占有的不平等必然會衍生出諸多的不公正、不公平社會現象的出現,而這一切都會反映在人們的思想價值觀領域。公平正義不僅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在要求,而且也是社會主義的首要價值;社會主義公平正義觀是針對資本主義事實上的不平等而提出的新型價值目標,代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方向。對社會主義公平正義觀的認可與接受,是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基本要求。事實是最有力的說服工具,資本的剝削性引發的暫時的不平等事實,不得不引發人們對社會主義公平正義價值觀的真實性及科學性產生質疑,由此誘發了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困境。

  3.資本的腐蝕性弱化了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權威性。當代中國的主流價值觀同時也是主導價值觀,與當前我國價值觀領域中其他價值觀相比,更具有權威性。其權威性獲得不僅來自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本身的高貴理論品質和強大思想力,而且更來自執政黨的倡導和帶頭踐行,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與執政黨的執政績效及其成員踐行的示范性密切相關。執政黨及其成員積極踐行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可以成為人們學習的典范,如果言行一旦背離就會動搖執政黨的合法性地位,也很難使民眾認同其倡導的主流價值觀。

  隨著我國市場化改革的不斷推進,資本對生產和經濟的巨大作用日益顯現,與之相伴的就是多元思想文化在國內泛濫,資本邏輯滋生的拜金主義、享樂主義等價值觀不斷腐蝕著廣大黨員干部。資本“把人的尊嚴變成了交換價值”[9]275,權力與資本勾結成為黨員干部腐化墮落的根源,“權錢交易”“權權交易”“權色交易”“權情交易”等違法行為嚴重地背離了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損壞了黨的良好形象的同時,也弱化了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權威性。

  三、駕馭資本邏輯:消解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困境就社會主義現代化而言,既不能無視西方資本主義社會所創造的一切積極成果,更不能重走資本主義現代化的老路;其關鍵就在于如何看待和對待資本邏輯的問題,“能否成功地走通過駕馭‘資本邏輯’來發展中國社會主義的道路,是能否真正從制度和思想觀念層面上超越‘西方中心論’的關鍵之所在。”[10]駕馭資本邏輯既是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應有之義,也是消解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困境的現實之需。駕馭資本涉及到諸多方面,僅就消解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困境而言,需要重點突出以下幾個方面:

  (一)引導和限制資本的逐利性,夯實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物質基礎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產生于我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實踐中,其本身的科學性、先進性是西方資產階級價值觀難以企及的。一種價值觀要贏得人民群眾的廣泛認同,除了自身的優越品質外,還需要符合當前人民群眾的共同利益。“利益因素直接影響著人們對他者的評價,只有客體滿足了主體的需要,主體的價值認同才是可能的;否則就是不可能的。”[11]實現共同富裕既是人民群眾的共同期待,也是社會主義本質和價值目標之一。

  貧富差距是當前我國社會的突出問題,是引發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困境的重要因素。與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相比,社會普遍富裕程度不高的事實,極大地降低了人民群眾對主流價值觀的認同度。在當前的時代境遇下,實現共同富裕必須要依靠資本的發展和創新。資本的逐利性猶如一把雙刃劍,它既能促使企業通過不斷地改進技術和提高效率,為全社會創造更多的財富;同時它又會造成社會產業結構失衡和貧富差距等諸多社會問題。引導和限制資本的逐利性對于實現共同富裕的價值目標顯得格外重要,“引導”和“限制”就是要為“資本邏輯”追求利潤最大化預留一定的空間和設定必要的界限。“引導”和“限制”必須要通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和借助于相關的法律制度來實現,在盡快完善各種引導性政策的基礎上,要積極探索和構建起符合國情的環境保護體系、稅收體系、社會保障體系等。

  (二)規范和完善社會主義的獎懲制度,營造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良好氛圍價值觀認同是價值主體自覺選擇的過程,選擇認可與接受某種價值觀是價值主體依據自身的客觀需要而定;一旦價值主體認可與接受了某種價值觀,就會以該價值觀作為自己行動的指南。

  價值主體的選擇難免會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尤其是多元價值觀在場的社會里。資本逐利性滋生的拜金主義價值觀、享樂主義價值觀等,嚴重地干擾著人民群眾對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另外,我國在大量引進外資的同時,包裝精致的西方資產階級價值觀也紛至沓來,進一步加劇了我國價值觀領域的混亂,嚴重地沖擊著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主導地位。社會文化氛圍即使不能左右人民群眾的價值選擇,但一定會影響人們對某種價值觀的認可與接受。積極、健康的社會文化氛圍有利于引導人民群眾做出正確的價值觀選擇,反之則會弱化人民群眾對主流價值觀的認同。

  凈化社會文化氛圍需要規范和完善社會主義的獎懲制度,其理由在于資本的逐利性會促使文化類企業及社會媒體更加注重經濟效益,而忽略文化產品的社會效益。獎懲制度有利于鼓勵和引導企業生產出符合時代主旋律的精品文化,進而抑制文化價值觀領域雜草的生長。獎懲制度的目的在于引導人們樹立正確的是非觀、榮辱觀,塑造健康向上的社會氛圍更能使當代主流價值觀贏得人民群眾的廣泛認同。

  (三)健全和完善社會主義的分配制度,強化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情感基礎“正義是社會制度的首要價值,正像真理是思想體系的首要價值一樣。”[12]3公正作為社會主義的首要價值,它體現在社會主義生產和生活的各方面。社會主義的“公正”并非西方資本主義形式上的平等,而是一種事實上的平等。人民群眾只有在事實上公正的社會里,才能獲得情感上的滿足。資本的剝削性、腐蝕性時刻在吞噬著社會的公平和正義,引發了人民群眾對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情感認同困境。

  培養人民群眾對社會主義制度及價值觀的深厚感情,關鍵在于讓人民群眾能夠共享改革發展成果。收入分配制度關系到千家萬戶和每一個人的切身利益,更關系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前途命運。“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是社會公平的重要體現。”[13]要消解人民群眾對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情感認同困境,就必須要從完善社會主義的分配制度入手。重思公平與效率問題,是當前深化分配制度改革的核心問題之一。依靠資本發展社會主義現代化,并不意味著只重效率而忽視公平,初次分配在注重效率的同時,要增加更多的公平因素。在經濟進入新常態局面下,扭轉收入差距拉大趨勢和提高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中的比重,是當前深化分配制度改革的主攻方向;依法保護合法收入和打擊非法收入,是遏制資本的剝削性和腐蝕性的有效手段,也是維護社會公正的重中之中。

  (四)健全和完善社會主義的法律制度,打牢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認同的制度基礎駕馭資本邏輯不能缺失法治這一把利器,社會主義法律在為資本邏輯運行提供制度保障的同時,要把“公正”貫穿于立法、執法等各個環節。對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是建立在公平公正的社會事實基礎之上的,現代社會的公平正義只能依靠法治來保障。離開社會主義的法律制度來談社會公平正義的實現將沒有任何意義,任何法律制度無不體現著特定的價值觀,資本主義法律制度是資產階級價值觀的體現;社會主義法律制度不僅要維護和保障每個人平等的發展權利、平等的發展機遇以及平等的發展規則,而且也要有利于社會整體公平的實現,即所謂事實上的平等。

  “公正”是社會主義法律制度的核心精神和核心價值理念,要把“公正”融入到社會生活的各方面,在當前就要從健全和完善社會主義法律制度著手;健全和完善社會主義法律制度,就是要最大程度地保證社會運行規則及過程的公平公正,其目標就是維護和實現社會事實上的公正。社會主義法治在極大地消除資本邏輯眾多負面性的同時,更能推動社會公平正義價值目標的實現,這無疑有助于強化民眾對當代中國主流價值觀的認同。

  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7)[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2]沈曉珊,朱斌.中國現代化進程中修正資本邏輯的必要性[J].南京林業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0(1).

  [3]李愛軍,羅建文.資本邏輯視域下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J].理論建設,2016(4).

  [4]桑明旭.資本邏輯、公平正義與國家治理現代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和理論探索[J].求索,2017(3).

  [5]魯品越,王珊.論資本邏輯的基本內涵[J].上海財經大學學報,2013(5).

  [6]馬克思恩格斯文集(5)[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7]馬克思恩格斯全集(30)[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相關政法刊物推薦:理論建設(雙月刊)創刊于1981年,是中共安徽省委黨校主辦的哲學社會科學理論刊物。

  

相關論文推薦
内蒙古时时彩11选